首页· 关于本站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专题栏目 ·English ·
法律法规
政策文件
热点话题:
 ·送别2010,展望2011~ (6197006)
 ·开篇寄语 (781902)
 ·振奋人心啊 (754347)
 ·半年度工作会议随感 (717356)
 ·新疆之行 (701736)
 ·努力,努力,还是努力! (690049)
 ·《唐山大地震》观后感 (612410)
 ·胡杨“四千精神”赞 (612324)
法律法规
行业聚焦: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有力助推创新发展 2015/11/26
【来源】法制日报 【日期】2015/11/26 【打印】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坚持创新发展,必须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不断推进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科技创新等各方面创新,让创新贯穿党和国家一切工作,让创新在全社会蔚然成风。

    创新驱动发展,离不开强有力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2014年11月6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为全国首家知识产权审判专业机构正式成立,随后,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相继成立。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负责人今天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3家知识产权法院锐意进取、大胆探索,审判工作有序开展,改革探索深入进行,司法的权威性和公信力不断提升,展示了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新形象,为推动实施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起到有力的服务和保障作用。

  受理案件多打击力度大

  截至今年11月6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共收案7918件,审结案件3250件。第一批遴选的18名一线主审法官人均收案400件,结案159件。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院长宿迟介绍说,1年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收案规模超过预期,呈现出一审案件多、行政案件多、涉外案件多的特点。审结一批疑难、复杂、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加大了对侵权行为的制裁力度。

  广东深圳青年作家贾志刚创作的《贾志刚说春秋》,长期在卓越网历史类图书销售排行榜中位于榜首,却遭到严重侵权。2015年,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终审判决,涉案出版社和佛山电台侵权成立,须公开致歉,赔偿贾志刚各项损失61万元。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副院长陈锦川认为,这一案件判赔数额是正常报酬标准的3倍至3.5倍,“这样的惩罚力度史无前例”.

  针对多年来知识产权侵权成本低、侵权行为屡禁不止等现象,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明确提出,通过完善财产保全、证据保全和行为保全等措施,合理分配举证责任,提高侵权赔偿数额,加大对侵权行为的制裁力度。

  在Adobe著作权案等10余起案件中,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积极采取财产保全、证据保全等措施,固定关键证据、防止被告转移财产。在涉及小商品市场侵权案中,判决市场出租方因未尽到商事审慎注意义务而与商户承担连带责任,从根本上解决起诉难、送达难、执行难和市场诚信问题。

  记者从最高法了解到,2014年,我国知识产权案件数量快速增长,尤其是涉及复杂技术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的新类型疑难复杂案件大量涌现。

  最高法知识产权审判庭负责人介绍说,2014年,全国法院新收各类知识产权案件133863件,审结127129件,比2013年分别上升19.52%和10.82%.今年上半年,全国地方法院新收各类一审知识产权案件59663件,审结42655件。

  这位负责人说,全国法院将始终保持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高压态势,依法严惩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行为,保护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审判权力机制更加合理

  9月17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委员会依法公开审理安徽华源医药公司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等商标行政纠纷一案。这是新行政诉讼法实施后,我国法院审理的首例涉及国家部委规范性文件合法性审查案件,也是全国首例由审判委员会全体委员直接公开开庭审理的案件。

  据了解,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明确划分合议庭和审判委员会的权责范围,绝大多数案件均由合议庭审理裁判,审判委员会审理案件的范围受到严格限缩。审判委员会对案件相关法律问题作出决定后,应当及时以书面形式反馈给合议庭。合议庭应当服从审判委员会作出的决定,但案件涉及的其他事实与法律问题,仍由合议庭作出裁判,真正实现“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

  着力改革审委会职能和决策方式、限定其职能范围的同时,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废除汇报制,院、庭长原则上不再听取个案汇报,合议庭可自行选择向院长、庭长、法官专业会议、调研小组等咨询,裁判结果以合议庭多数意见为准,实现司法审判去行政化。北京知产法院通过实行院长开庭周,集中开庭审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建院1年间,1位院长、两位副院长共受理案件201件、审结98件,4位庭长共受理案件505件、审结286件,院、庭长审结的案件占全院结案数的11.8%.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制定院、庭长办案规定,明确院、庭长包括审判委员会委员带头办理重大案件的范围、数量等。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将院、庭长直接编入合议庭审理案件。截至今年9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院、庭长参与办案占全部案件数的21.2%,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院领导作为主审法官承办案件64件。

  亮点频出凝聚司法智慧

  北京、上海、广州3家知识产权法院根据自身特点、优势和工作实际,创造性地采取多项举措,打造出知识产权审判新亮点,司法影响力日益扩大。

  针对困扰法院的司法裁判说理不透、司法不一、威信不高、主导作用不足等问题,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出探索中国特色知识产权案例指导制度,发挥典型案例对后案事实上的约束作用,鼓励当事人监督法官遵循和尊重在先裁判,保持司法的稳定与衡平。

  今年4月24日,最高法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设立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案例指导研究(北京)基地,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带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及辖区法院知识产权庭先行先试,率先探索案例指导理论和实践问题,推进具有中国特色的知识产权案例指导制度建设。目前,基地已经完成业务流程实施方案初步论证,正在组建专家咨询委员会,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团队已经开始在个案中探索先例筛选和形成机制。

  积极服务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是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的一大特色。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院长吴偕林说,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制定专门意见,为上海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进军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积极探索新形势下科技创新集聚区知识产权保护的体制机制,与上海张江高新区管委会签署合作备忘录,建立合作机制,在园区挂牌成立全国审判业务专家陈惠珍法官工作室,为推动园区科技创新营造了良好的知识产权法治环境。

  大力推动信息化建设,是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工作亮点。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副院长吴振介绍说,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加强基础网络建设,实现内部无纸化办公。通过审判流程共享,对立案、审理、归档等工作环节进行信息跟踪、控制和共享,实现审判工作和审判管理工作的系统化、网络化和自动化管理;提高庭审数字化程度,实现远程视频庭审与网络直播“双同步”.


 

                 浙江新远文化集团 浙ICP备09053965号-1 版权所有
         蒙特信息·专业构筑品质网站 技术支持 联系电话:0571-88368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