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本站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专题栏目 ·English ·
产业讯息
新文化 新经济
热点话题:
 ·送别2010,展望2011~ (6098870)
 ·开篇寄语 (781032)
 ·振奋人心啊 (753731)
 ·半年度工作会议随感 (716952)
 ·新疆之行 (701161)
 ·努力,努力,还是努力! (689600)
 ·胡杨“四千精神”赞 (611880)
 ·《唐山大地震》观后感 (611805)
新文化 新经济
双年奖 | 学习十九大报告 网络作家们对这三个字有共鸣 2017/11/07
【来源】浙江新闻 【日期】2017/11/07 【打印】

    11月5日,由浙江省作协、慈溪市文联、慈溪市委宣传部主办的第二届网络文学双年奖举行颁奖典礼。

  奖项揭晓后,组委会马不停蹄地组织了一场名为“新时代 新拓展——网络文学与中国文化产业”的网络文学高峰论坛。主题很新鲜,学习十九大报告新精神,新时代下,网络文学下一步怎么走。

  参会嘉宾接近百人,全部为国内网络文学产业链上下游的业内人士。单发言嘉宾就多达近30人,“慢下来、静下来、沉下来”的观点引发全场共鸣,热烈讨论近3个小时。

  出精品,是网络文学的中国梦

  肖惊鸿(中国作协网络文学联席会议办公室副主任):

  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关于新时代的梦想。回顾网络文学这二十年的发展历程,为什么网络文学现在这么被世人瞩目,被作为社会主义文学重要组成部分,这些表明我们抓住了最核心的部分——内容生产。

  我有一个观点,叫作出精品才是网络文学的中国梦。

  在这种前提下,对于我们来说如何按照出精品这个中国梦方向发展,恐怕要做的是要提高创作质量,好好琢磨琢磨怎么写才能写得更好,比如创新内容、形式、方式、手段。对于业内的管理者来说,培育新型业态,提供新平台,还要创新生产经营机制。

  网络文学需要慢下来静下来沉下来

  欧阳友权(中南大学文学院教授):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网络文学原创长篇小说超过了1400万篇,原创作品数量超过1.5个亿,每天还在快速增加。在我看来,网络文学规模扩张阶段已经走过来了,并且快要走到头了。

  首先,我们得承认它的贡献:为网络文学发展提供了内生动力;为社会增加了GDP,创造了一个规模有5000亿元的新兴产业。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它的负面影响:过度商业化。当网络文学已形成3亿多人在读的文学现象时,网络文学不能唯利是图了。

  是时候出精品的了。

  让我们慢下来。像路遥当年所说的:我这一生能不能写一部像枕头这么宽的一部书?当我离开之后还能被很多人想起,被很多人阅读。

  让我们静下来。文学需要工匠精神,它是一个个性化很强的孤独职业。

  让我们沉下来。沉到社会生活中去,体察民间疾苦,了解老百姓心里想的是什么;沉到历史当中,多读一点书,多充充电,不管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文学名著也好、理论著作也好。

  不忘初心最为重要

  酒徒(网络作家):

  我将网络文学的发展分为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萌芽阶段,1998年至2002年。这个阶段特点是高、贵、文青。写网络文学的大多是坐办公室的上班族,或是大学里的文学爱好者,把文学热情大把大把地扔进了高昂的上网费中,创作了大量富有文青色彩的网络文学作品。

  第二阶段,开始赚钱了。2004年下半年,盛大文学开始给网络文学砸钱了,导致网络文学的文青性、多样性受到很大的冲击,开始向单一化发展,特别是游戏化。

  第三阶段,手机阅读兴起。2008年开始,移动互联网开始盛行,中国作协主导的网络文学十年盘点,这标志着网络文学开始受到主流重视,并且开始向主流化迈进。

  第四阶段,大资本入场。2012年开始,娱乐、影视、风投开始风一样进入网络文学界,每天都像过山车一样推这个产业,推得有时候让人难以置信。

  第五阶段,十九大报告从战略高度提出扶持文化产业,可以说是机遇和挑战并重。

  怎么做我不知道,我只能说说我的观点。首先,盲目迎合资本潮流不可取;其次,消除势力盲区,不能盲目束缚网络文学自由竞争、野蛮生长的发展动力。

  作为从业者的我们,不忘初心则是最重要的。

  人才决定网络文学的时代影响力

  汪海英(浙江华云文化集团董事长):

  网络文学发展到今天,一个亟待重视的问题,是人才。

  回顾大IP的发展之路,如《搜索》《步步惊心》《裸婚时代》,当年可能都不是文学网站的TOP10,为什么它能成为影视作品?是因为影视懂的人把内容挖掘出来了,又有很专业的人拍出来了,它才能成为一个好的影视作品。所以这里面专业度、专注度非常重要。

  我个人还是觉得未来网络文学产业化发展的道路其实挺漫长的。大量在业内的人员需要不断地提高自己、提升自己,甚至是不断地去学习、去实践的一个过程。

  当一流作品遇上三流产业,怎么破

  庄庸(中国青年出版社副编审):

  十九大以后,网络文学到底怎么走?基本上是四个词:新时代、新思想、新文艺、新课题。

  我的第一个观点是,网络文学二十多年的发展,它有自我的进化,它有自我的纠错,它有自我的迭代升级的功能。所以我们如何能给网络文学一个更加包容、更加宽容、更加大的发展空间,这下一步学界、政界、商界,还有公共媒体、主流媒体都应该自己去达到一个共识。

  第二个核心观点,从产业来讲,我们认为现在从IP1.0到IP2.0,正在处于新一轮的造风口的关键拐点期。从2011年到2017年,我们把它概括为超级IP时代,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贡献是为网络文学作家和作品打开了从估价到估值的空间,这是一个巨大的拓展空间。但是它带来最大的问题就是IP导向以后,整个泛文化娱乐全产业链的标准,用这个标准来引导网络文学的发展,导致现在一系列问题。比如一流网络文学作家的作品进入到产业链里面是三流的,甚至不入流的民工级改编的团队,但是最后让网络文学来背锅。这个情况下网络文学新一轮估值的空间在哪里?迄今为止我们经过二次元化,经过网生代化,经过海外传播化,这个估值空间都没有打开。

  第三个观点,网络文学20多年的黄金法则,我们在2015年到2017年明显看到在自我拉低,迁就于泛文化娱乐,甚至是倒退了十多年的商业生态系统之后,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新的拐点,这个拐点我们怎么样寻找新的起点?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的文艺有一个时代文艺的课题,网络文学不能再吃老本,要用新的观念继续往前,来站在这个时代的前列。

  文学体系应该像梯子一样,拾级而上

  愤怒的香蕉(网络作家):

  网络文学这十年教给我最重要的,也是最好的东西,就是我们要非常客观和冷静地去看受众的属性。

  老子有一句名言: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也就是说同样的道理,有些人听了有解脱感,他们就去学习了;有些人说我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我做不到,这是中士。也有些听了以后嗤之以鼻的,这就是下士。

  如果我们面对的读者都是中士或者是下士,怎么办?网络文学教给我的是写一个让他们感同身受的故事。

  回到我十年前看巴尔扎克、鲁迅的时候,我当时就想这么伟大的东西为什么身边没有一个人在看,没有人喜欢呢?甚至感到生气。但是,我们要接受这个现状,我们接近他、融入他,然后去解剖他,到最后可能找到一个改变他的道理。如果说鲁迅这些人教会我要表达什么,网络文学其实教会了我如何可以顺利完成他的表达。

  在我的心里,未来的文学体系大概是这个样子的:会有一大批好的故事吸引人去看,在这些故事中会有一部分具备浅层的思辨,并不是说思辨深层就好,我们要浅层思辨吸引人的兴趣,就有一些人被他吸引。然后他们去看深层的思辨,再慢慢发展成严肃文学,把他们一路送到专注性的文学当中去,引起他们的兴趣。我觉得这样的文学体系应该像一个梯子一样,这样的文学体系可以真正改写一个社会。这就是网络文学教给我的东西。

  网络文学,勇担东学西渐的使命

  刘旭东(晋江文学城副总裁):

  作为文学网站,要做一个森林而不是种庄稼。不要设置太多的门槛人为去干预写作;不要过渡地自我严格,留下小种子的作品,未来或许就能孵化大IP。

  第二是平台要积极捉贼。捉那些专门引一些盗版小说,来提高自己的流量赚钱的贼;捉网文行业的土虱子,它不扎根,在别的植物上吸取养分,说得直接一点就是抄袭。

  第三个点是听人劝。晋江的评论也是比较有名的,允许负分评论,希望作者一定要坚持住,一定要听到批评的声音。

  第四点是适当用规则引导作者追求质量而非数量。

  一百年多前的新文化运动,主要是将西方的思想带到中国。而今天我们的网络文学对外有国际化输出特别好的契机,这个重要的机遇期网络文学是可以抓住的。

  让网络文学成为知识的入门

  傅晨舟(咪咕数字传媒有限公司原创内容业务部总监):

  记得有人说白岩松的孩子就是因为看了《明朝那些事儿》喜欢上了历史,后来转向专业的历史研究。所以我们对于社会承担的使命,特别是对于青少年这块责任很重大。

  让网络文学成为一种知识的入门。网络文学能够在愉悦的阅读当中让读者入门,进而让他们对一个专业感兴趣,那网络文学的贡献是非常巨大的。

  最后,也想跟大家分享一段话:在行业对IP的认知从盲目追逐到回归理性的当下,回到IP原点来关注整个文化产业,对于谈论已久的IP概念而言意味着内容本身,无论IP有多大,内容依然是这个商业体系的核心动力,因为观众不会为IP埋单,只会为故事感动。这点跟大家一起共勉。

                 浙江新远文化集团 浙ICP备09053965号-1 版权所有
         蒙特信息·专业构筑品质网站 技术支持 联系电话:0571-88368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