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本站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专题栏目 ·English ·
产业讯息
新文化 新经济
热点话题:
 ·送别2010,展望2011~ (6277576)
 ·开篇寄语 (782203)
 ·振奋人心啊 (754580)
 ·半年度工作会议随感 (717659)
 ·新疆之行 (702020)
 ·努力,努力,还是努力! (690322)
 ·《唐山大地震》观后感 (612635)
 ·胡杨“四千精神”赞 (612559)
新文化 新经济
百年越剧,该如何扩大粉丝群?——第二届全国越剧戏迷大会观察 2017/04/10
【来源】浙江文化信息网 【日期】2017/04/10 【打印】

    越剧,长于抒情,以才子佳人题材为主,跨越百年时光,依然饱含江南灵秀之气,仍旧那般温婉、雅致。

  然而令人忧虑的是,与其他剧种类似,在新的信息环境和生活形态中,越剧的传承也遇到了诸如粉丝群体总量减少、年龄结构偏大、传播方式和载体待提升等问题,亟待解决。

  在“互联网+”模式的今天,人们的生活方式和审美习惯已不可逆转地发生着改变,而古老的越剧又该如何俘获粉丝尤其是年轻粉丝的“芳心”?对于培养戏迷,地方政府和戏曲单位又有哪些有益探索?当前,越剧迷又有哪些亟待解决的现实诉求?

  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日前在嵊州采访了参加“第二届全国越剧戏迷大会暨中国越剧戏迷网上线活动”的相关人士。

  “一个新的视觉文化时代已清晰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对于舞台表演艺术,特别是对于古老的戏曲艺术,又将如何抓住这一机遇,实现自身的又一次华丽转身?戏曲艺术作为一种视觉文化形态,是否还有其生存与发展空间?”浙江省文化艺术研究院戏剧研究所所长朱为总如此发问。

  朱为总认为,当下社会,随着人们生活方式和审美习惯的改变,上述问题是中国戏曲界亟待探索和研究的重大课题。而有待于戏曲界细加思量的重大问题之一,便是戏曲的新生代粉丝究竟该如何培养?朱为总提到一个现象,即是一度曾在许多高校学生群体兴起的追逐青春版戏曲剧目的盛况。

  “当无数青春版戏曲剧目在众多年轻生命的簇拥下,逐渐成为当代社会文化生活的一种时尚,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怀疑戏曲艺术在新的视觉文化时代应有的作用和地位呢?”朱为总表示,只是我们必须认真地研究和思考,如何以一种符合当代人尤其是当代年轻人的思维和欣赏的角度,来做出样式、形成模式,走出一条戏曲在新视觉时代的发展创新之路。

  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提出,要发挥互联网在戏曲传承发展中的重要作用,鼓励通过新媒体来普及和宣传戏曲。而嵊州作为越剧发源地,也正在积极响应这一号召,其中当地耗时近一年酝酿打造的“中国越剧戏迷网”,目前已正式上线,他们希望越剧的传承也能以“互联网+”的崭新方式,赢得更多年轻粉丝的芳心。

  据嵊州市文广新局局长陈君介绍,中国越剧戏迷网是全国广大越剧戏迷聚会、交流、探讨、互联的网上大家庭。它以“网”为依托,有自身的数据库并延伸出微信公众平台、APP、网上越博馆,手游等互联网产品,同时组织开展线上和线下活动,形成自己的“循环圈”。值得一提的是,这一网站还专设有线下活动的有效支点——“爱越小站”,以实现线上线下的联动。

  “小站成员可以通过主题省亲、文化走亲、论坛讲座等线上线下活动,与越剧故乡嵊州亲密接触。目前,我们已有常州、贵阳、深圳等地的11个‘爱越小站’。当地越剧戏迷反响很强烈,参与的积极性也很高。”陈君说。

  除了顺应“互联网+”趋势,打造线上线下互动平台外,嵊州市还通过政策引导、院校支持等方式扩大粉丝群,培养越剧迷,比如嵊州越剧艺术学校一直使用的“一来一往”方略。所谓“一来”,便是开设大学生戏迷培训班,已先后邀请20多所高校大学生社团的越剧迷来校研习,“一往”即派专人前往高校,为大学生授课。

  “他们有大型文艺活动的时候,我们还会免费给他们提供服装道具,帮助他们化装。有时,我们还会上台帮他们撑场面,藉此想让更多高校学生接触并喜欢上越剧。”嵊州越剧艺术学校校长钱江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钱江南透露,针对初中、小学生,嵊州市还出台了越剧特长加分政策,如果有越剧特长且经过考核,在升学时可加分。“这一政策得到了很多家长的支持,我们实行两年了,已见成效,现在不少幼儿园和小学也把越剧作为学校特色。”

  而在当前,越剧迷亟待解决的现实诉求也关乎粉丝群体的深度培养和壮大。记者采访了解到,他们现在所迫切希望的是得到专业教师的指导,以及在演出场地方面得到相关支持。

  今年52岁的何德凤,可谓资深越剧谜。她之所以喜欢上越剧,是因为1984年自己所看的一部电影——《五女拜寿》。“那时候就觉得,越剧很唯美,小生、花旦都很亮丽。喜欢上越剧以后,我就开始四处打听找组织,后来打听到我们当地的越剧团老师在教,我就开始跟着他们学。从唱腔、台步、水秀开始,然后逐渐演折子戏,现在已经能演大戏了。”何德凤说。

  今年,是何德凤所在的重庆群星越剧团(民间社团)成立15年,她和剧团的其他成员正在排演《西厢记》,而昂贵的剧场场租着实让他们犯了难。

  “团里的经费仅来自团员每人每年缴纳的100元,主要用于道具、桌布等制作开支,经费不够是常态,戏迷们得自掏腰包做戏服。而《西厢记》这种大戏要在剧场演,对我们来说是场租太贵了。”何德凤笑称,“‘所谓票友,还是要票的。’虽说是一句玩笑话,但还是有一定道理,如果没有一定的经济支撑,要坚持下来,还是挺难的。我在生活中也是精打细算,平时买衣服,尽量少买一点儿、买便宜写,省下钱来买戏服。”

  与何德凤一样,贵州贵阳市红楼越剧团的刘红也表示,支付场租对于民间团体来说确实有不少压力。“我们现在最需要解决的也是场租问题,于我们这样的票友和社团而言,这方面还是有不少经济压力,希望政府能给予民间文艺社团一定的资金支持,比如一定的场租优惠或补贴。”

  另外,刘红还希望能得到更多专业老师的指导。“现在,我觉得咬字还是很有难度。因为我小时练过武术,所以形体等基本功有一定基础,但现在最困难的是咬字,受语言环境的影响,练习起来十分困难。”刘红说。


                 浙江新远文化集团 浙ICP备09053965号-1 版权所有
         蒙特信息·专业构筑品质网站 技术支持 联系电话:0571-88368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