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本站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专题栏目 ·English ·
产业讯息
新文化 新经济
热点话题:
 ·送别2010,展望2011~ (6276313)
 ·开篇寄语 (782201)
 ·振奋人心啊 (754578)
 ·半年度工作会议随感 (717655)
 ·新疆之行 (702018)
 ·努力,努力,还是努力! (690320)
 ·《唐山大地震》观后感 (612635)
 ·胡杨“四千精神”赞 (612556)
产业讯息
创下乌镇戏剧节一出戏3分钟售罄的纪录,丁一滕新作周日来杭演出 2017/11/12
【来源】钱江晚报 【日期】2017/11/12 【打印】

    刚刚过去的第五届乌镇戏剧节,诞生了一个新纪录,有部戏的3场演出门票在开票3分钟后售罄,刷新了去年张鲁一主演的《大鸡》10分钟的纪录。而戏剧节开幕后,现场排队购票,下午2点半的演出,上午9点就有人排队了。

  它叫《窦娥》,没有一个大牌演员,导演是一位90后男生,名叫丁一滕。这个名字,如今已是中国戏剧新生代的重要代表之一。

  如果在乌镇,没看成这部戏,那就别再错过这个周日了。11月12日,丁一滕带着最新作品《醉梦诗仙》来杭,在西溪天堂艺术中心上演。

  这个90后的戏

  创下乌镇戏剧节抢票新纪录

  丁一滕其实来过杭州好几次了。最著名的,就是孟京辉2012年的《活着》,他演福贵(黄渤 饰)的儿子友庆。黄渤在戏里砸飞的那几十瓶矿泉水,就是为了他。戏演完了,黄渤对丁一滕说,你的眼睛里有特别真的东西,这东西和别人不一样。

  当时,他还是北京师范大学的大二男生,一张白纸遇到了孟京辉。

  果然,丁一滕在孟京辉工作室迅速成长,“孟老师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人,让我打开了对话剧这两个字的概念。”在孟京辉手下锻炼了近5年,丁一滕开始独立执导作品,连续三年受邀参与北京国际青年戏剧展演,首部导演作品《拥抱麦克白》,也曾在杭州上演。

  2014年乌镇戏剧节,丁一滕被丹麦欧丁剧团的创始人、欧洲戏剧大师尤金尼奥·巴尔巴看中,成为欧丁剧团建团53年以来唯一的中国特聘演员,他不仅参演了剧团正式剧目,还作为主演,随团进行欧洲等地巡演。

  有一天,巴尔巴跟丁一滕聊天时说,中国有一个诗人叫李伯(巴尔巴把李白的“白”念成了“伯”),他最后溺水而亡,作为一个诗人,这样的死是有浪漫主义色彩的。你能不能用自己的角度去阐释一个诗人的梦?

  这就是《醉梦诗仙》的命题作文,丁一滕在丹麦排了一个小的独角戏,回国后,重新组织了自己的班底,一个乐手,四个演员,其中三个演员都是戏曲演员。

  5年之后,看完《窦娥》和《醉梦诗仙》,熟悉丁一滕的观众会发现,他已经脱离了“影子”,在“孟京辉的人”里面,是走得最远的一个。

  他演的李白最奇葩

  脖子上挂着打字机

  说到李白,大家一定会想到濮存昕的话剧《李白》,那是一个经典,诗人已和角色融为一体,这是一位64岁的演员,对于满船空载月明归的深度体悟。

  那么,对于90后的丁一滕来说,李白是谁?

  “大家可以抱着一个去看李白的心态,但进了剧场,又会迅速地忘掉李白。我觉得濮存昕老师的李白是最标准的李白,(我)这是一个非标准的李白,我希望也是最奇葩的李白,在现代剧场呈现更多的可能性。”

  看过《窦娥》的人应该有数了,丁一滕这些年一直在探索对于中国传统戏曲的现代表达,而且敢想敢做,比如《窦娥冤》演到丁一滕这里,冤不见了。而《醉梦诗仙》中的诗人,脖子上挂着一个打字机用来写诗——他是李白,又不是。

  “《醉梦诗仙》完全是原创,把很多材料重新组合,用一个后现代的角度,成就一个全新的故事。这并不是一个李白的故事,也并不只跟李白相关,他是所有诗人的故事,也有现代人的困惑。”丁一滕说,传统意义上大家觉得李白有才华,浪漫主义,洒脱,“但我其实更专注一个诗人的精神性,他的作品为什么散发出这么多潇洒的气质,他的精神世界发生了什么?他想拯救很多东西,为什么最后不得志,用酒来麻痹自己,很多理想只能在梦境中才能达成?他创作的动力、原点,是我更关注的。”

  丁一滕找到的精神内核是:拯救与逍遥的关系。“李白是诗仙,最后寻道。在现代社会,道究竟是什么?它是人与外物的关系,是人与内心的关系,这是在这部戏中我特别专注去探讨的。”

  丁一滕在《窦娥》之后有很多困惑,窦娥还是孤独的,背负着痛苦。到了《醉梦诗仙》,他希望能把它消解掉。“面对一个挣扎中的人,剧中的五花马想告诉他,卸下内心的牵绊,还有一扇门等着你,走出去才是真正的逍遥,真正的采菊东篱下。”

                 浙江新远文化集团 浙ICP备09053965号-1 版权所有
         蒙特信息·专业构筑品质网站 技术支持 联系电话:0571-88368188